您的位置 > 首页 > 学者声音 > 【和讯网】刘伟:三场大讨论 系统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思想解放进程

【和讯网】刘伟:三场大讨论 系统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思想解放进程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 | 2017-12-22 | 发布:经管之家

12月17日,第十九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在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举行。本次论坛的主题是“新时代 新思想——致敬改革开放40年,庆祝北大建校120周年”。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刘伟出席论坛并发表主题演讲《思想解放释放发展活力》。

他在演讲中表示:

从改革开放将近40年的伟大历史实践来看,要解决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40年来,三场大讨论系统地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的理论动员和思想解放进程。

中国改革开放的思想解放、理论动员是充分的、全面的,是从哲学、科学社会主义到政治经济学全面展开的。

以下为演讲实录。

尊敬的各位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好!

今天的主题叫做“新时代 新思想”,在这之前主办者跟我讲,希望我就改革开放以来思想解放这样一个问题谈一点我的认识,我今天围绕这个主题谈一点想法,算是和大家的交流。

改革开放40年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

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我想首先一个问题,解放思想要回答什么问题,或者说为什么要解放思想,解放思想要解决什么问题。从中国的革命、建设和改革伟大历史进程来说,整个解放思想的过程实际上都是把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中国实践结合在一起,突出实事求是、问题导向、解决中国问题,这样一个探索过程。特别是从我们改革开放将近40年的伟大历史实践当中来看,我们要解决的一个核心问题是什么,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讲到讲得非常明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全部理论和实践的主题。

换句话说,改革开放以来,我们讲实事求是、解放思想要回答的探讨的主题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围绕这个主题,我们从两方面展开讨论,一个方面就是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什么叫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它有什么特点。另外一个方面,我们要回答的问题,就是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围绕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主题,我们从两方面展开理论和实践的探讨。一个方面是坚持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另外一个方面是怎样坚持。

三场大讨论系统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的理论动员和思想解放进程

事实上,我们回顾改革开放将近40年的历史,我们的开端在理论探讨上就是从马克思主义和中国的历史实践结合上来回答这个问题。我不知道年轻的同志是否了解,可能未必记得,我是77级进入北大经济系读书。我们在当时改革开放初期,经历了三场非常令人震憾的大的思想解放的讨论。

第一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大讨论。40年前,对于我来说那是醍醐灌顶。为什么这么说,它确实从世界观、方法论,从历史价值观教会我们到底以怎样的态度、怎样的历史取向、怎样的方法论、怎样的价值观去认识我们的社会变革,去认识我们的社会主义。讨论的结果是让大家明确了一条,要坚持马克思主义最基本的立场和方法,历史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的核心,社会历史发展进步动力、生产力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我们一切基础的变革,上层建筑的调整,核心在于解放、保护、发展生产力。这样一个历史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的哲学态度的重新端正,对于中国明确新时期党的基本路线、明确我们一些大政方针奠定了方法论的基矗这是一场大讨论。

第二场大讨论几乎是同时开展的。什么是社会主义?中国搞的是不是社会主义,我们距离科学社会主义有多远,我们与空想社会主义有怎样的区别?我们需要怎样端正社会主义的态度?这场大讨论我们后来概括为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讨论。我们明确一条,我们进行的事业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是社会主义,但是是初级阶段。在党的十二大报告中,明确提出了邓小平理论中的突出核心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党的十三大报告中明确阐释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理论。初级阶段有多长?我们讲十几代,甚至几十代人,这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历史态度的一种体现。这是从科学社会主义的角度告诉我们,什么是社会主义,应当怎样认识社会主义,开始了把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的思想逻辑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历史逻辑相互统一的新的历史探索进程。这是第二场大讨论。

第三场大讨论是关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讨论,几乎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的多次党内会议的重要理论进展,都体现这一争论,构成了经济理论争论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的关系,这个争论结果到党的十四大第一次明确,改革的目标导向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样一个基本制度和运行制度,一直下来又不断深入和完善,十五大报告中又强调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制度,强调了这种基本制度如何与市场经济有机统一,十六大直到十九大系统深入阐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特征,特别是基本制度与资源配置机制,政策与市场之间的有机统一。

这三场大的讨论梳理一下,实际是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三个组成部分,全面系统地开始了中国改革开放的理论动员、思想解放的进程。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从哲学思想路线上为改革做的思想解放的准备和动员。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讨论,实际上是从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的道路上为改革做出的准备和思想解放的动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讨论,实际上是从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的角度为我们认识社会主义的经济制度的特征,为我们怎样开展和发展社会主义经济做出的理论准备和思想动员。

中国改革开放的思想解放、理论动员充分全面,强有力地支持指导了改革开放事业

所以有人讲,中国的改革开放和当年的东欧比缺少系统的理论准备,其实恰恰相反。中国改革开放的思想解放、理论动员是充分的、全面的,是从哲学、科学社会主义到政治经济学全面展开的。这样一路下来在实践探索当中,逐渐就形成了邓小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形成了“三个代表”的学说,形成了科学发展观,一直下来到我们党的十九大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思想,这些都是全面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中国改革实践结合在一起,并且上升为理论,开拓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境界的理论结晶。

这些理论结晶不仅是理论上的收获,更重要的是强有力地支持、指导了中国的伟大的改革开放的事业。在实践当中,取得了令人尊重、令世人瞩目的成果。别的不说,从社会经济发展来讲,我们知道发展这个命题主要是二次大战之后,一些落后的发展中国家独立起来,面临着基本问题首先是社会经济发展。怎么发展?他们没有理论准备、没有实践经验,这个时候西方主流经济学家就去给这些发展中国家的“土人”提建议,形成了非常热闹的西方主流经济学下的所谓发展经济学的理论和政策。

大家都熟悉,开出了一系列的药方,包括私有化、自由化、市场化等等这些药方,结果下来,总体看,并不是非常理想的。因此,包括西方主流经济学家也在感叹,如何打破贫困的陷阱是一个难题。50年代初纳克斯就提出所谓的贫困陷阱,所谓的贫困陷阱是指什么是贫困、贫困的原因是什么?很简单,贫困的原因就两个字,因为你“贫困”,贫困再造贫困。怎么打破这个循环是一个难题。

对如何打破贫困循环

改革开放给出了中国智慧、中国方案

我们国家改革开放将近40年的历史,确实对如何打破贫困的循环给出了中国的智慧、中国的方案。我们可以用数据讲,改革开放初期中国GDP总量排在10名之外,占全球1.8%,现在是80万亿,折成美元11万亿多,占全球14.8%,将近15%。从2010年开始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人均GDP的水平,改革开放初期,156美金,是最穷的国家之一,196个国家当中我们和扎伊尔并列,排在世界第189位。到1998年我们达到了世行划定的下中等收入水平的起点,进入了温饱。我们到2010年跨越了温饱,达到了世行划定的上中等收入的起点。40年我们从贫困出发克服了贫困、跨越了温饱,进入国际上中等收入的发展阶段。

这是两个基本的数字,现在人均达到8260美元,比世界平均水平低,世界平均水平现在是10300多美金。但是比当代国际上中等收入国家的水平高,54个上中等收入国家平均人均GDP是8209美金,我们是8260美金。

这样一个阶段性的提升,不仅体现在这些数字上,还体现在经济结构上。我们的三大产业结构高度,农业劳动力就业比重从70%以上降到28%,第三产业的比重已经超过工业制造业,经济结构已经开始展现出后面工业化时代的初步的特点。我们城市化率改革开放初期是17%,现在按照常住人口57%,按照户籍人口41%以上,进入通常所说的城镇化加速期,就是30%—70%的区间。

我们还可以出一个数据的变化,恩格尔系数,改革开放中国城乡居民恩格尔系数是59%,接近60%,赤贫状态。去年是多少啊?农村29%,城镇28%,进入了宽裕的状态。这些变化无论是数量,还是结构,的确证明中国近40年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

这个发展一定是有我们自己的理论指导的,一定是有我们自己道路特殊性。将近40年,我们使8亿多人脱离了贫困,而且中国的反贫困标准比联合国的贫困标准要高,联合国的贫困标准是一天一人1.9美金以下,我们现在贫困线是将近人均年收入将近3000元。十八大以来,2012年的中国贫困率10.2%,现在是4%。几乎每一年都有变化。

这些发展的实践成就,表明中国的确有值得让人尊重的理论创新。这种实践背后,有我们的理论指导。这种理论指导就是我刚才说的,从改革开放初期开始的,从马克思主义的哲学、科学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全方位与中国改革开放历史实践的结合过程中,逐渐形成的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学说、科学发展观,一直到今天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我们下一步跨越了贫困之后,面临新的问题是新的发展,发展是永恒的问题。思想解放应当是一个永无止境的历史过程,生产力、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这种矛盾运动对于生产关系的变革、对于改革的要求,恐怕也是永无止境的一个历史过程。我们到了上中等收入阶段,现在面临下一步的问题是如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如何贯彻新发展理念,新时代、新挑战、新机会,就需要我们进一步解放思想,全面地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全面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一个最新的结晶成果。相信在改革开放新的历史实践中,我们既然能够跨越贫困陷阱,我们就有能力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实现现代化。

我就讲到这儿,讲得不准确的、错误的地方,欢迎大家批评!谢谢大家!

原文链接:http://opinion.hexun.com/2017-12-20/192036152.html

本文已经过优化显示,查看原文请点击以下链接:
查看原文:http://econ.ruc.edu.cn/displaynews.php?id=14473

看图学经济more

京ICP备11001960号  京ICP证0905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4107号 论坛法律顾问:王进律师知识产权保护声明免责及隐私声明   主办单位:人大经济论坛 版权所有
联系QQ:2881989700  邮箱:service@pinggu.org
合作咨询电话:(010)62719935 广告合作电话:13661292478(刘老师)

投诉电话:(010)68466864 不良信息处理电话:(010)68466864